包子嘟嘟

深夜唠叨

我很害怕消极的情绪占据主导 却又总是在难过的时候选择一个人消化 放任思绪沉溺在过去的回忆里 一次次清晰的折磨自己 想要从椅子上站起来跳一跳安慰自己 会好起来的 却又瞬间被负面情绪包裹 不能动弹 深夜大概是一头猛兽 伺机而动 如果有捕梦的精灵 可不可以告诉我 我的梦是什么颜色 它是快乐的吗


评论